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那拉提的冬天

2021-01-26 18:30 伊犁日报  

资料图

老黑牛还在慢条斯理地咀嚼漫长的冬日,大山已回归原始的宁静。

草原,陷入牧人深邃的眼睛。羊群在大山深处的冬窝子里,叫声此起彼伏,孩子般呼唤春天。

沧海桑田,不变的是无语的大山和草原。

攀登的山羊,站在山巅仰望另一座高山,似乎月亮已经离它很近了。大山是黑色的,山羊是白色的,如果会剪纸,我就剪一只站在山巅上的羊。

冬日的暖阳停滞在孩子和羊群身上,传唱了千年的牧歌,悠悠地在山谷里回荡

红脸别克大叔的孙子已经会跳《黑走马》,大叔说,又一只雏鹰可以启航了。

大山是牧人的家,这里有炊烟袅袅,香甜的奶茶,洁白的毡房,悠扬的冬不拉,妈妈的呼唤,还有那首令人落泪的《故乡》。

冬日的那拉提,白色是圣洁的天山,黑色是千年的苍松,一黑一白,是百里的水墨丹青。

水墨江南,旖旎,婉约,而沧桑的大西北,豪迈的大西北,如此伟岸,苍茫。

北国风光,风光无限。

我,一个大西北汉子,胸中热血如同奔腾的河水……

马战(伊宁)

编辑:马艳

返回首页
相关兴发187娱乐,兴发187登录
返回顶部
Baidu